• 语文yabo亚博体育
  • 数学yabo亚博体育
  • 英语yabo亚博体育
  • 物理yabo亚博体育
  • 化学yabo亚博体育
  • 生物yabo亚博体育
  • 政治yabo亚博体育
  • 历史yabo亚博体育
  • 地理yabo亚博体育
  • 科学yabo亚博体育
  • 音乐yabo亚博体育
  • 美术yabo亚博体育
  • 幼儿yabo亚博体育
  • 综合yabo亚博体育
  • 您现在的位置:书业网 > yabo亚博体育大全 > 历史yabo亚博体育 > 正文

    乱葬岗中的笑声_中惠丽阳时代乱葬岗

    来源:书业网 时间:2018-12-11 12:10:38

      导语: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,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,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,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。下面小编为大家推荐一恐怖而又刺激的鬼故事,胆小的小朋友千万别看哦,更多精彩的故事尽在。

      人云:鬼神之事,传而不论。吾自命凡人,然身边异事不穷,令人费解。日夜求索,苦无头绪。今述就身边之实事,愿与天下人论之。

      床前明月光,我本穿警装。若问名和姓,本人叫董刚,是一名警察。

      到目前为止,我在这个岗位上工作了五年。在这五年的时间里,我受理过无数的案件,杀人、抢劫、强奸、诈骗等等,可以说是五花八门,层出不穷。然而,最让我感觉到恐怖和离奇的却是人力以外的东西。它们有着常人不能接受的思维,它们有着常人不能征服的灵力,残忍、血腥、恐怖、离奇、都是它们的特点,那就是灵异案件……

      五哥!一个和我一起扛过枪、下过乡、喝过酒、分过脏的人物,一个和我从小穿开挡裤一起长大的朋友,此人长相奇特,身长7尺,擅做符香之事,精通鬼神之礼。既可穿梭于地府,也能游走于九天。用他自己的话说:“我是用心眼看世界的人。”

      我曾经问他:“你说世界上有鬼,你给我抓一个过来看看,让它和我聊几句。行不?”

      他说:“你知道阴阳学说吧!世界上的事物有阴就有阳,有男就有女。比如,有人溺水而亡,脸朝上的都是女人,脸朝下的全是男人,这是阴阳的相和。再比如,不管药物毒性多猛,七步之内必有解药,这就是相克,如果天上有飞的,地下就一定有走的,而水里一定有游的。所以,只要有人的存在,就有非人的存在。所谓的非人,也就是我们说的‘烟混’,也就是你们说的鬼。既然有鬼的存在,那么,仙、妖、神、佛都是存在的。再比如,有非人就会有非事,有非事就必然有解决非事的人。我很荣幸,也很骄傲。因为我就是哪个解决非事的人,你是保卫人民利益的人,可是人民的利益是人民自己赚来的,不是你往人群中一杵,人民就有人民币的。而我,我啊,我却是帮助人民解决他们能力以外的事情的人。所以,再顺便证明的是,我比你伟大,而且要伟大的多的多。当然,我本人是不搞个人崇拜的,如果你真的把我惊为天人,来,这个地方大,到这儿磕一个。”

      除了怒发冲冠,就是气愤填膺了,我不把他暴打一顿,哪就是对不起‘强壮才是硬道理’的名言.不过,渐渐的,我发现在我们人群当中,还存在着很多别的东西,这不得不让我重新来观察这个世界,难道世界上真的有鬼神的存在吗?

      都说六月的天像孩子的脸,说变就变,五哥的玻璃又不用擦了。此时的倾盆大雨已经替他完成了已经亚博yabo真人平台两个多月却没有进行实施的一个伟大工程。屋子里面有些潮湿。虽然是五楼,可是连续下了三天的雨,感觉能看见的地方都没有干爽的。

      此时我坐在五哥的电脑前,正在玩着跑跑卡丁车,嗯,别人说这个游戏比较弱智,可是这个怎么也算竞技的游戏吧,五哥还不会呢,就会一个空当接龙,还是我教的。

      “刚子,把药给我。也不知道杉杉让我吃的药好不好使,这都三天了,肚子始终疼,妈的,昨天上厕所一看大便是红的,当时可给我吓蒙了,我还以为要死了呢,回头一想中午吃的西瓜,靠,真是吃啥拉啥。啥时候才能正常啊,唉,愁死我了。”

      我把药递给五哥,顺手倒了一杯水给他,拍了拍肩膀,安慰他说:“五哥,人都有生病的时候,没事。为了治疗你吃啥拉啥的毛病,依我看,你也只有吃屎了。”

      “靠,你他妈去死,我都这样了,你他妈还气我是不?我这辈子最高兴也最犯愁的事,就是认识你了。靠。”

      我笑了笑:“五哥,别生气,人生就是这样,你想过吗?人生有两件看上去很幸福,其实却很痛苦的两件事,知道是啥吗?”

      五哥摇了摇头:“不知道,啥?”

      我呵呵一笑“便是结婚和生子。怎么样?对吧。不过也有两件看上去很痛苦,其实很幸福的两件事。”

      “哦,哪两件?”

      我点了根烟:“就是做爱和拉屎。你现在还能拉出屎就偷着乐吧,万一哪天拉不出来也好回味回味当时的感觉,人生啊,就是要不断的吸取教训,这样才能利于成长。我们在一起,便是要不断的探讨人生,要将万物的变化都融合进人生的规律中去,所谓天行健,君子当自强不息。有的时候,人生就像在拉屎,有时你已经很努力了,可出来的只是一个屁。难道你能说你没努力吗?唉,想开吧,珍惜现在吧。”

      几句话说的五哥深思不已,虽然是躺在床上,但是依然可以看见挣扎着要起来跟我拼命的架势,我回身也没理他,边玩游戏边对挣扎的五哥说道:“五哥,这都三天了,你跑了二三十趟厕所了,还有力气吗?我跟你说的都是人生的至理名言,你怎么能这个态度呢,你再想想,你家现在是有水,要是没水呢,你说你怎么办?从这个问题上来说,老天爷是公平的,虽然让你坏了肚子,可是有水啊,你就自足吧。”

      五哥骂道:“我宁可停水也不想坏肚子。大不了去别人家,靠。”

      我对着屏幕哈哈大笑:“五哥,你想过没?你说你要去别人家,人家要是也停水呢?呵呵,行,就算是不停水,可是你发现没手纸怎么办?就算有手纸,你没冲下去怎么办?就算冲下去了,他又漂上来了怎么办?我跟你说,你……”

      “哇……哇……你他妈还让不让人活了,刚子,我不就前天把你灌多了吗?至于你抓着我不放吗?这都三天了,你他妈气我三天啊,你非要抓着蛤蟆握成团粉才舒服啊。我错了行不,你愿意玩电脑你就玩,喜欢搬家去。你别刺激我了,我求你了。我靠。”说完,五哥翻个身对着墙大叫,也不知道是哭是笑。

      我边玩电脑边哈哈大笑:“老不死的,这就知道难受了,你把我灌的睡路边被巡警逮着你怎么不说?回到局里没让人家笑话死,我不杀了你我都不解恨,靠。”

      五哥对着墙壁:“我不也睡了吗?我找谁去?”

      “你快拉到吧,你是刑警大队大队长吗?你知道我平时多少仇家,找机会还找不到呢,我还睡路边了,靠,给我们局长气的好玄没掐死我。我不找你出气我找谁?昨天星期六,今天星期天,从明天开始,便是公务员每年十五天的假期了。要不是你有病了,咱俩现在都不知道去哪玩了,你耽误多大事你知道吗你,还怪我说你,靠。你睡觉吧。好好养养身子。没功夫嘞你。”

      看着五哥此时的神态,好似少妇被强奸了一般,痛并快乐着。所谓痛就是我现在虐待他的感觉,所谓快乐就是前几天他虐待我的感觉吧……

      砰!砰!砰!

      嗯,有人敲门?来到客厅,打开门,看见一个浑身湿透的中年男子,一米七五左右的个子,年纪四十多岁,平头,大牙,一笑露牙龈。一身灰色的阿迪达斯运动衫,怎么看怎么像假的,蓝色的裤子。胶鞋。整个一个傻根。

      我上下打量了半天:“你好?有事?”

      那人点了点头:“恩那,有事,俺想问,这是不是刘师傅的家?俺们是上合村的。找他老人家有点事。”

      呵呵,还老人家,有点意思,我点了点头:“这家倒是姓刘,你家怎么了?电线有毛病了?上合村是哪啊,我怎么没听过。来,来,进屋再说。”

      那人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脚:“嘿嘿,俺不进去了,俺就在这站这,俺脚埋汰。不进去了,不进了,麻烦你把刘师傅叫出来吧,俺在这等着。”

      “哎,你就进来吧,都爷们,没人限期你,你看你这一身,赶紧把衣服脱了。来,我给你拿拖鞋,你穿这个吧,五哥,五哥,起来,有人找你,说上上合村的。”

      “啊,谁找我啊,麻烦你让他进屋吧,我实在是不出去了。”

      我笑了笑:“大哥,进屋吧,刘师傅起不来了,不过他可不是啥老人家,年轻着呢。来,进屋。”

      那人跟进来,看见床上的五哥惊讶道:“哎呀,没想到刘师傅这么年轻啊,嗯……嗯……俺,俺好像找错人了,对不住了,俺这就走,这就走。”说完,便要转身出门。

      我一愣,咋了?:“大哥,你不要找他吗?咋又走了呢?”

      那人回身:“他们跟俺说刘师傅会看事,想想应该是年岁不小了,不能这么大岁数,不能,打扰了,对不住了,俺这就出去。这就出去。”

      五哥躺在床上招了招手:“你先别走,跟我说说谁让你来的。”

      那人回头道:“你不是俺找的人,俺要找刘师傅。”

      我笑了笑:“你是不是要找***楼**单元**号?姓刘?”

      那人拿出一个纸条,点了点头。递给我:“大兄弟,还有这个地方吗?”

      我看了看,果然是五哥的地址:“呵呵,没有,就这一个,说的就是这屋、我哥们身体不好,拉肚子,拉三天了,不方便招待你,你坐着,我给你倒水。说说怎么回事?”

      那人仔细看了看五哥,上前又看了看五哥脸色:“哎呦,可不是,这就仗着体格好,换一般人早就起不来了,那什么,俺有个方子,你能信俺吗?”

      五哥激动的直点头:“信,信,你说吧,我再不好就要死了,你就说吧。不管行不行我都谢谢你了。”

      那人从兜子里拿出一个大烟袋,一尺来长,把头拿掉,找来跟细铁丝往里插了插,带出一些烟油,拿来一块纸,把烟油摸上去,呸,吐了口唾沫,用手和好。撩起五哥的上衣,对着肚脐眼贴了上去。动作一气呵成,毫无美感。

      看见五哥要吐的感觉,心里说不上来是高兴还是心疼,我欺负他行,别人不行啊,可是人家也是好意,咱也不好说什么。

      那人弄完后,笑道:“这是小毛病,一会就好了,在俺们那旮沓,都这么整,可是有一样,别给小孩子用,五岁以下的孩子坏肚子别这么整,整不好会傻的。”说完,看了看表:“过个三分两分就得劲了。”

      看着五哥欲哭无泪的表情,我苦笑了一下:“大哥,您先坐。你是打哪来啊,怎么还浑身都湿呢。”

      那人笑道:“俺是吉林的,下车就看见下雨了,可是俺得找啊,找来找去就湿透了。”

      我一愣:“哦,吉林的?你来啥事,谁让你来的?”

      那人看了看五哥:“小刘师傅,有个叫冬明的你认识吗?”

      我和五哥对视一眼,五哥问道:“你说的冬明多大岁数?是不是也很年轻,跟我们岁数差不多。我倒是认识这么一个人,不过他在西藏啊,不在咱们这片。”

      那人一拍大腿:“是嘞,是嘞,就是那个冬明,他前阵子去我们那,帮俺们看了不少事,可俺家的事情他管不了,就告诉俺这个地址,让俺过来找你。唉,要说这冬明啊,真是好人,看事不要钱不说,碰到家困难的,还帮我们买东西。唉,真是好人啊。”

      五哥笑道:“他去吉林干什么?刚子,给他打个电话。”

      拿起电话,打了半天:“五哥,冬明换号了吧,这个号是空号。”

      我递给那人一杯热水:“大哥。你怎么称呼?”

      那人喝了一口:“俺姓李,叫大奎。呵呵,你们叫俺李大哥吧,听着热乎。”

      五哥点了点头:“呵呵,那就叫你李大哥,我说李大哥,你这次来有什么事啊?”

      一提起家里的事情,李大哥叹了口气:“唉,俺也不瞒你,俺们家苦啊。俺都四十的人了,连个孩子都守不住啊。”

      我一愣,长的也太老了吧,看上去都像五十了,五哥说道:“嗯?怎么回事?”

      李大哥说道:“俺们那旮沓穷,年年收成都不好,俺年轻时候借钱娶的媳妇。本指望着好好过日子,可谁知道,这孩子生一个折一个,孩子他妈为这事都快疯了,你说要是有病,咱也说的过去,可哪次都是四岁都过不去啊,这都是第三个了,找人看过了,也没说出什么毛病,冬明去俺家看了半天,除了说风水不好,也找不出来啥毛病,不过他倒是说了,俺们那阴气重,可能和这有关系,可是为啥别人家的孩子没事,专找俺们家啊。唉,两位兄弟,俺不瞒你们,要是这个孩子再没了。怕是俺媳妇也活不成了,现在天天提心吊胆的过。这日子啥时候是个头啊。唉。冬明看我家困难,还给俺拿了一千块钱当路费。俺就按照他写的地方来了。小刘师傅啊,求你帮帮俺吧。求你们了,你要多些钱俺都干,俺就是卖房子卖地也给你凑出来。俺就想留下个孩子啊。呜……呜……呜……求你了。”

      五哥点了点头:“大哥,你别犯愁,等我好些咱们就去,别上火啊,凡是都有解决的办法,咦,你别说,哎,我这肚子怎么感觉有股热气往上串呢,舒服着呢,呵呵,好,我先歇一宿,咱们明天就回去,怎么样。”

      那人点了点头:“那敢情好了,那俺就等着你,那俺就先走了,等明天俺再来。嘿嘿。”说完,就要转身出门。

      五哥挥手:“李大哥,你干嘛去啊?”

      那人回头:‘俺去找个地住下,明天就来接你。晚上俺去车站排队买票。”

      五哥笑着摇了摇头:“不用,不用,明天咱们开车去。呵呵,本来我们想去五台山呢,正好去把车借来。你就别走了,在这住吧,有地方。刚子,找两件衣服给李大哥换上。对了,你还没吃饭吧,你先洗澡,换上衣服咱们吃点。”

      那人不好意思:“那、那哪成,俺来求你,咋还吃你的住你的呢。”

      五哥笑道:“你就别跟我客气了,冬明的朋友就是我们的朋友。呵呵、刚子,帮他放水,大哥,你先洗澡。有事情一会再说。”

      我将一切安排完毕,趁着他洗澡的时候问五哥:“好没好点?你能去吗?”

      五哥点了点头:“你别说,这玩意挺好使,肚子现在不疼了,真的。歇一夜吧,到时候咱们就去,对了,你等会打电话叫点饭送上来,别让人家掏钱,我衣服兜里有,你去拿吧,要是让冬明知道咱们吃李大哥的,还不知道怎么笑话呢。”

      我笑道:“靠,他敢,小样的,两年没见到,翅膀还硬了,敢不老实就揍他,呵呵,你别说,我还真想他了。”

      经过一夜的准备,五哥恢复了不少,借来车,加满油,朝着吉林出发。

      一路上,阴雨连绵不断,车上唰窗户的刷子晃的人脑袋都迷糊。这很类似于催眠,李大哥已经坐在后面被催倒了,五哥催睡又被催醒了。揉了揉眼睛看了看我:“刚子,我来开会吧。”

      “不用啊,你歇着吧,这雨不停,看什么都跟雾似的。快了,早过哈尔滨了,估计再有一个小时就差不多了吧。五哥,叫醒他吧,问问怎么走。”

      五哥回身叫醒他:“李大哥,醒醒,咱们怎么走?”

      那人看了看:“哦,这是靠山屯了吧,看见那个小路没,往南拐,个把小时就到了。”

      看了看左右,我坚信这地方地图上肯定没有,按照他告诉的方向,刚拐了过去,五哥说道:“刚子,你慢点开,这滑。咦。刚子,你看那个山,怎么一面直的呢,跟刀砍的似的。这山不好啊。”

      李大哥在后面忙点头:“是嘞,是嘞,以前听老人们说这个山就不好,说是挡了人气。以前还有个老道在这里扣个小庙呢,现在早就没了。你看,前面那就是俺们村子。”

      又走了半个多小时,车缓缓进入了村子,在李大哥家门口停下。家里走出来一个中年妇女,眼神有点呆滞,但没什么大问题,估计是前面两个夭折的孩子给造成的。把我们接进家里,便看见一个虎头虎脑的小子在炕上玩,这孩子留个元宝头,大眼睛忽闪忽闪的。见到我们来了,连忙跑到娘的怀里,怯生生的看着我们。

      李大哥嘿嘿一笑:“这孩子,认生,没出息。六子,过来,叫叔叔。”

      六子看了看大奎,又看了看我们,小声叫道:“叔叔好。”

      我笑了笑:“嗯,好,你几岁了?”

      六子说道:“俺三岁半了。”

      五哥笑了笑跟我说:“怎么样,买对了吧,哈哈,来,六子,看叔叔给你买好吃的了。拿着。”说完,把两袋子零食扔到床上。大奎的媳妇笑道:“您看看,我们家大奎坐你车回来的,怎么还让你给孩子买这些东西。这哪好意思。六子,还不谢谢叔叔。”

      六子拿起一袋子果冻使劲的撕,利用有限的时间抬头看了我们一眼:“谢谢叔叔,娘,打开,要吃。”

      五哥上前抱起六子笑道:“一会再吃。过来,让叔叔看看六子长的好看不。来,让叔叔仔细的瞧瞧。”说完,抱着六子上下左右的开始看,等六子快哭的时候,五哥才放下。摇了摇头说道:“大哥,把这孩子的八字给我。”

      大奎说完后,五哥用手算了半天,摇头道:“这孩子不错啊,身子骨硬着呢。没问题啊。”说完,抬腿走到外面看了看房子,又进来看了看格局,点头道:“这房子是有点毛病。”说完,用手握拳量了量外面:“大哥,你这房子怎么偏西面呢?”

      大奎嘿嘿一笑:“当初盖房子的时候是咱们几个年轻人盖的,看见前面是山,怕挡着不好,就挪了挪。就是现在这个位置了。”

      五哥笑道:“说的不错的话,你们家除了人应该养不了什么活物了吧,鸡鸭鹅狗这些东西,你们家养的起来吗?你看看你们家的炕,哪有这么睡觉的,咱们睡觉都是南北睡,你们睡觉不南不北,不东不西的,你就不难受?”

      李大哥“唉,你说的真是,俺们家养鸡鸡瘟,养狗狗死,你看,刚开春抓了三十个鸡崽,现在就三个了。至于睡觉吧,呵呵,在哪里不是睡觉。就那么回事呗。”

      五哥一笑:“大哥,这可不对了,咱们地球南北有磁场,人的血液在睡眠时候走的方向正好是这样的。要是不这么睡觉,血液流淌不畅快,睡醒了感觉也累。呵呵,有机会换换吧。”

      李大哥嘿嘿一笑,连忙对他媳妇说:“老蒯啊,赶紧的整点饭啊,把鸡杀一个,咱们家来踥了。没看见啊。”

      五哥笑道:“大哥,别忙了,有啥对付一口就行,刚子,走,咱们去外面看看。”

      李大奎忙道:“那俺也跟你瞅瞅。”

      此时的雨已经小了不少,但依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,空气中夹杂着泥土的芬芳,虽然是下午三四点钟,但天依旧是灰蒙蒙的,附近的树木被雨打的一尘不染,深绿的叶子放佛能拧出水来。我们走在泥泞的小路上,一步一滑,没走出多远,身上就透了。

      “啪~~~~~”

      五哥哈哈大笑:“刚子,你还警察呢,瞧你个笨样,走路都能卡倒。怎么样。没事吧。”

      我被他们扶起来,摇头:“没事,太滑了,不小心卡倒的。没事。”

      李大哥到路边抉了几跟树枝递过来:“来,拿着,这道滑,有东西撑着管用不少呢,等回去咱们还能烧火呢。呵呵,走。”

      随后走了十多分钟,便看见一片小树林,说是树林,其实就是一个小山坡,这山坡上面布满了石碑,按当地的人说话,这里就是乱死岗子。

      五哥看了看说道:“刚子,你看,这地方的树林正好被夹在两条道中间,这是典型的二鬼抬轿,你看这碑文上面大多数都是女的,这里阴气本就重,加上死的都是女人,反而老阴变阳,而这里的阳气却为阴气所化,所以,这个村子里面多数先死的都是女人,而且都是劳累而死。李大哥,我说的对吧。”

      李大哥忙点头:“是嘞,是嘞,俺们这个村子里面大多数都死肺结核上面了,有的妇女都是咳血咳死的。小刘师傅,你真行啊。”

      五哥摇了摇头:“这不算什么?走,咱们往前走走。”

      我们三个来到树林里面,最近连续的降雨已经造成一定的水土流失,不少的坟地都露出了棺材,其中还有不少白骨。此时的天气,加上沥沥的小雨,让人便体发寒。

      五哥一愣:“大哥,你们这怎么不火化啊。”

      李大哥一叹:“这离城里太远了,再说了,咱们这都是土葬,没有几个火化的。”

      五哥抬头看了看周围:“唉,你们这的日子不好过啊,这山都把你们挡住了,想出息个人都难啊。”

      我说道:“五哥,你也不能这么说,凡事都要努力,多少山沟里飞出凤凰,你就敢说这里没有?要是我说啊,哪天谁要是有好心,在这里建个希望小学,你看看,不出几年,肯定有孩子能考上名牌大学。”

      五哥对我笑了笑:“但愿你说的对吧。呵呵,大哥,咱们往北面走走。”

      没走多远,看见远处有一个窝棚,李大哥笑道:“走,咱们到窝棚里歇一会,这是片瓜地,一会摘个瓜咱们解解渴。俺们这好啊,别看不是自己的地,走过路过,渴了就摘个瓜,没几个钱的东西,大伙都不管,等起瓜的时候,都会来帮忙的。你们等等,我去挑一个。”

      听到李大哥说完,心里真羡慕,也就是在这吧,没几个人拿,你放郊区试试,几天就给你罢园,我敢说有人专门开轿车去拿瓜,虽说不够油钱,心里就是要这种便宜。切。

      五哥笑了笑:“走,刚子,让大哥去偷瓜,咱们进窝棚里待一会。”

      我和五哥渐渐的向窝棚里面走去,此时天空阴暗,看不清楚里面,等快到跟前的是,发现窝棚里居然有个穿红衣服,扎这两个小鞭子的女孩子。五哥一愣,刚要喊,就见那女孩子嗖的一下没了。吓的我大喊:“什么东西?”

      五哥摇了摇头:“没看清楚,应该不是好东西,走,进去,一会李大哥进来别说这些。”

      走进窝棚,满地潮湿,我们找个树杈多的地方坐下来,李大哥拿进来一个西瓜:“快尝尝,保证是沙洋的。”

      此时外面的雨渐渐大了起来,不过我们却是一身臭汗,看见西瓜不觉食欲大动,李大哥拿起窝棚里面的铁锹一砸,西瓜发出一声清脆。露出里面饱满的肉,我们三个用手一掰,开始了彻底的扫荡。

      “呵呵,五哥,这的瓜真好吃。你少吃点,肚子刚好。”

      五哥擦了下嘴:“没事,不干不净,吃了没病,这东西多好啊,多新鲜,多吃点没事。李大哥,你也吃。”

      李大哥拿起一块西瓜啃了起来:“呵呵,我挑瓜还是在行的,从小就在这吃,长这么大……”

      我连忙挡住李大哥:“别吵,听?谁家的孩子?”

      五哥一愣:“哪呢,我怎么没听见……哎?谁家的孩子。玩什么呢?”

      此时,就听离窝棚不远的乱死岗子方向传来了一阵孩子的嬉笑声,仿佛是一个女孩子在和别人玩什么,喊的什么没听清,依稀听道:“爹爹进山里,俺娘去杀鸡,我一头扎进了饭锅里。哈哈……哈哈,哈哈,真好玩。”

      我吐了口瓜子:“切,有病……”说完,我和五哥对视一眼,五哥大叫:“不好,出事了。快回去。”

      一路的连滚带爬,李大哥此事已经明白怎么回事了,一声大叫后渐渐和我们拉开了距离,等我和五哥跑到他家时候,发现门口竟然站满了人。

      有个大娘抹着眼泪:“唉,多好的孩子啊。怎么就没了。”

      “呜……呜……好孩子啊,怎么就死了呢,真是造孽啊。”

      “唉,是啊,就这么一会的功夫,唉……”

      我和五哥连忙走了进去,看见李大哥抱着六子座在院子里,双眼呆滞,他媳妇已经哭晕在地上,脸色惨白,五哥忙道:“刚子,赶紧把孩子抢过来,这个时候说多了没用。”

      然而让我意外的是,我去抱孩子,李大哥竟然没有一丝的反抗,我把孩子抱到五哥面前,五哥仔细的听了听心跳,把手放在他鼻子上试探了一下。拿出一张符对着六子头上边绕边说:“牵魂,牵魂,莫牵孤苦命中人,凡人不晓阴灵意,一符夺魂拽阴身。”五哥念了三四遍,六子依旧没有反应,五哥叹了一口气:“咱们来晚了,这地方我还没看明白呢,怎么就……刚子,快看。”

      我顺这五哥的手指望去,竟然在屋子里的炕上发现了窝棚中的小女孩,她此时依然扎着两个辫子,座在炕沿边上,两腿来回的晃动。眼睛直直的看着我怀里的孩子,说不上是哭是笑,突然一闪消失,留下了一串声音:“哈哈,真好玩……哈哈、”

      五哥骂道:“小勾魂崽子,一会我非撕了你不可。”说完,随手将符向地上一扔,突然符立在了地上,五哥一看大喜,不管什么地方,连忙席地而坐,手上打了一个不知道的手势,嘴里不停的在小声嘀咕什么。

      这个时候人群中走出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,走到李大哥身边蹲下说道:“大奎啊,想开吧,唉,你也明白。这孩子不能埋,咱们按老办法办吧,他四叔,教给你了。”

      人群中走出一个青年,和我们岁数差不多,叹了口气说道:“那就还扔乱葬岗吧。”说完,就要过来抱孩子。

      这时,五哥突然睁开眼睛说道:“刚子,把这孩子左手的无名指剁下来。”

      我一惊:“五哥,你疯了,你这是犯法,你懂不懂。”

      五哥忙道:“犯不犯法管不了那么多了,赶紧的。快点,我刚把这孩子魂给拽住,不断手指不行啊。”

      “不行,说什么也不行,五哥,别犯傻了,真要是救活了咱不说,真要是剁下来活不了,你可是要判刑的,孩子再小也是人啊。”

      五哥忙道:“我怎么就跟你说不明白呢,你给我,我剁。”

      我一把抢过孩子:“五哥,别逼我,真不行。我是警察,别逼我抓你。”

      五哥气的一跺脚,指着我骂道:“刚子,我他妈告诉你,这孩子真救不过来就是你耽误的。操。”说完,也没看我,对这李大哥脑后就是一拍,李大哥一愣神,顿时反应过来,看见我怀里的孩子,多年的担心变成现实,一把抢过孩子哇哇大哭:“六子,六子,爹的儿啊,你怎么也走了呢,是爹对你不好吗?呜……呜……爹没本事啊,救不了你啊,六子……六子……”

      五哥连忙说道:“李大哥,先别哭,我有个办法你敢不敢试。”

      李大哥一愣:“都这样的,还有什么不敢试的。”

      “那好,你现在那刀把这孩子左手的无名指剁下来。就这根。你敢吗?”

      李大哥一愣,点了点头:“敢!”说完,也没有停留,回身走进屋子,拿起菜刀对这六子的无名指一刀而下,五哥连忙拿出一张符喊道:“日出东方一点油,手持金枪骑白牛,三声喝住长江水,止住红门不再留,雪山童子到,雪山童子到……”说完,把符贴在六子手上……

      门口的人纷纷叫嚷:“这人是谁啊,这孩子都死了怎么还用刀砍呢。这么缺德呢。”

      “是呢,是呢,这大奎也是的,孩子都死了还听人家的。”

      “还老爷们呢,一点主见都没有,孩子死了还听别人的话,哪冒出来这么俩人。”

      正当大家叫嚷的时候,突然听见屋子里哇的一声啼哭,六子活过来了。

      这时,满院子的人都睁大了眼睛,直直的看着屋子里面,有几个岁数大点的妇女小声嘀咕:“哎呀妈呀,六子活了?不会是诈尸吧。妈呀!”说完,大叫一声,弄的人群都跟着害怕。

      此时我也很高兴,看着五哥顿时顺眼了不少,五哥边忙边跟我说:“刚子,赶紧把嫂子抱屋里,放炕上,大哥,赶紧把孩子送医院吧,送的及时差不多还能接上。”

      此时李大哥也没了主意,我将嫂子放在屋子里,把嗷嗷大哭的六子抱进车中,刚要上车,五哥说道:“刚子,你别去了,在家里照看点吧。我去就行了。”说完,带着李大哥开车直奔山外的医院。

      这里的人很热情,看见五哥走了以后,三三俩俩的走进院子帮忙收拾。我也没道谢,坐在炕边上等着大嫂醒过来,越想越郁闷,怎么回事?好端端的孩子怎么还掉锅里了呢。按理说炕上这么多零食还没吃呢,怎么就能跳锅里去了?难道真是小女孩勾魂吗?不能啊,就算是再喜欢玩的孩子也不能扔掉没吃过的东西去玩吧。怎么回事?警察的直觉让我不住的打量四周,我心里明白,肯定一无所获,但是本能的就想多看两眼,依旧什么都没有。

      大嫂的哭声将我的思维拉了回来,我连忙安慰她:“大嫂,别哭,别哭,孩子没事,刚才已经醒了,送医院了。”

      大嫂摇了摇头,显然是不相信,可是她不说话。哀大莫过于心死,现在说什么都是徒劳,我想了想,拿出手机:“喂,五哥,你们到哪了。”

      “哦,进市里医院了,刚进来。”

      “医生怎么说?”

      五哥一笑:“呵呵,没什么,可以接上,没事。”

      我也笑了起来,看见麻木的大嫂对这五哥说道:“五哥,大嫂醒了,你让六子说话。”

      就听那边五哥笑道:“来,六子,跟你娘说话。你说宝宝没事。呵呵,别担心了。”

      我将电话放在大嫂的耳边,大嫂的眼睛渐渐有了光亮,连忙拿起电话听着,眼泪哗哗的流,俺漫游的花费也在哗哗的流啊。

      唠了能有十分钟,大嫂脸上有了笑意,放下电话长长喘了口气,对我笑道:“谢谢你们了,谢谢了。俺们妇道人家没什么规矩,大兄弟,来,炕上坐,你大哥和小刘师傅出去了,你就歇着吧,呵呵,唉,六子没事了,呜呜,六子没事了。你看我,高兴的都不知道怎么才好了,这么着,你等着,大嫂给你烫点酒,咱们炖小鸡。呵呵,你大哥说要最慢晚上九点能到家,现在才四点多钟,一会好了你就先吃吧。别惦记他们,呵呵,我这就去,这就去。”

      感觉大嫂高兴,我也跟这开心不少,不让她做饭吧,还真怕她胡思乱想,做就做吧,我也帮这收拾屋子。刚要把炕上的零食捡起来,突然想到一个问题,我问道:“大嫂,这六子怎么掉锅里去了。你什么时候看见的。”

      大嫂边收拾鸡边说:“唉,这孩子,平时一个人玩的好好的,还自己跟自己说话呢,也不知道今天是怎么了,唉,今天要是没你们,六子就完了。大兄弟,不瞒你说,俺们要个孩子不容易啊,前面两个都夭折了,这是第三个了。唉,人家说俺们家也没什么大毛病,可怎么就绝后呢。今天我就像现在一样收拾鸡,就听到噗通一声,我连忙进屋,一把将六子拉出来,抱在怀里一看,我就哭了一声,然后就晕了。唉,大兄弟,你让你朋友给好好的看看吧。究竟是咋整的啊?”

      此时我的脑海也是一片混乱,这究竟是咋回事啊,怎么专门掐根呢?看见大嫂在忙活,我多少也得找点事情做吧。嗯,这炕摸着挺热乎。这几天净下雨来着。烙烙腰吧。

      恍惚中,有人在门口叫我,起来看了一眼,是一个年轻美貌的女子,哇哈哈,这个地方还又这样的美人?

      看见她在门外对着我笑,眼睛不住的往外瞄,示意我跟出去,我这么好的悟性,能让他失望吗?装作很忙的样子,思考了一下,点了点头,只见那个女子嫣然一笑,飘飘而去,我刚走处门外,一晃,嗯?人怎么没了。

      沮丧的走进屋子,突然,一股阴风吹的我头皮发麻,此刻,屋子里面的大炕上竟然又一个老头坐在炕上,他穿着黑色的寿衣,满脸皱纹,黑白相间的头发尽显花白,一双微眯的眼睛,青黑的眼眶,撇着嘴看着我。

      突然,一个小女孩的声音从他背后传来,只见老者的身后出现了扎两个小辫子的女孩子。小女孩从老者的背后钻出来对我呵呵直笑。白色的脸上没有一点血色,青黑的眼眶让人感觉不寒而栗。

      “叔叔!”嗯?谁叫我。我回头一看,只见六子拿着不少零食站在我身后。六子抬头看着我笑了笑,绕过我的身子想它们跑去:“姐姐,姐姐,你快看,好多好吃的呢。”

      小女孩看见后从老头的后背钻出来,看了我一眼后,便和六子一起吃零食,而炕上的老头始终都没动,依然眯着眼睛。撇着嘴看着我。

      我站在门前,走也不是,站也不是。突然,我想起五哥,怎么回事,五哥不应该和六子在一起吗?怎么就六子一个人回来了?“五哥,五哥”我不住的大叫。不管我怎么叫,小女孩和六子依然在吃零食,老头依然撇着嘴看着我。

      我该怎么办,这俩人是谁啊?看样子根本就不是人,他怎么能和六子在一起呢?我向六子望去,只见六子与小女孩玩的很开心,不时的开心大笑着。此时六子眼眶已经发青,然而自己却不知道。

      我是不是该让六子过来?是不是该带他跑出去呢?正当我踌躇的时候,突然见到六子放下手里的零食,对老头说道:“爷爷,一会等我爸爸妈妈回来,我再和你走行吗?”

      什么?老头要带六子走?上哪去?看着模样就不是好地方,我赶紧走到六子身边,抱起他问道:”六子,你要上哪去?”

      六子抬头看了看我,笑道:“叔叔,爷爷要带我走,他说小姐姐陪我玩。说完,揉了揉青黑的眼眶。

      我赶忙把六子抱到屋子外说道:“你都这样了还玩什么玩,你看看他们一个个的眼光青黑,你跟这样的人混,有好吗?走,叔叔带你走。嗯,不对,这是你家啊,不行,咱们出去躲避一下也好。“

      六子摇头:“不嘛,不嘛,我要找小姐姐。”

      “你找个屁,这么下去命都没了,你才多大岁数,为了女孩子命都没了,有没有点出息了。不是我说……”

      “把孩子放下。”一个阴冷的声音将我的目光带到门口。只见那个老头手扶着门框,旁边一个小女孩在牵着他的手,两人都用那青黑的眼光,阴冷的眼神看着我。

      “五哥,五哥,快来啊,有人抢六子,快点啊。”我抱着六子大喊。

      “快放下,要不连你一起带走。”老头冷声说道。

      “五哥,五哥,快来啊,快来啊,要不行了,快……你别过来,我告诉你老头子,你把我逼急了,信不信我把你腿插屁眼里当烧鸡卖了?啊……救命啊。你别过来,呜……呜……你他妈要吓死我啊。五哥,你跑哪去了,五哥,五哥,你个老不死的。五……”

      “你叫也没用,跟我走吧你……”说完,就要上前。

      “刚子,刚子……快醒醒,快醒醒。”一个遥远的声音传来。

      我努力的让自己睁开眼睛,投入眼帘的是五哥焦急的眼神,看了看周围,李大哥和六子已经回来了,六子此时正在吃着零食。低头看了看身上,不知道什么时候给我盖上了被子。唉,多好的人啊。

      五哥看我醒过来笑道:“我咋得罪你了,做梦还骂我,你也是,好端端的怎么就睡着了呢?”

      我坐起来,看了看周围,此时脑袋还又点晕:“等我一会刚才做个梦想跟你说说。”

      大嫂端过来一碗水:“看你睡的,一头汗。呵呵,快,喝点水,凉快凉快。”

      喝完水,自己组织了一下语言,便把梦中的事情告诉了五哥,想了想:“不能吧。这个老头是谁啊。他为啥抓你?你看你眼眶也青了。怕是真有点事吧。李大哥,刚子说的人你认识吗?”

      李大哥摇了摇头:“不认识,怕是做梦吓到了吧。呵呵。别怕。六子没事了,大夫说来的及时,手指头还能接上,岁数小,筋也好长。慢慢就好了。这次可真是要谢谢你们了。要是没你们,六子今天怕是,怕是保不住了。”

      我笑着摇了摇头:“李大哥,别这么说,咱们也是有缘分。对了,五哥。你没事剁人家手指头干嘛?”

      “靠,是我想剁吗?那个时候六子魂刚被勾出身子。也只有这个办法才行,无名指是通往心脏的。只要断了他,这个人便和外面失去联系,它们也就拽不走了。”

      我点了点头:“原来是这么回事,我说的嘛,你不能无缘无故的剁人家手指头。无名指是通向心脏的?我刚知道。呵呵,我说为什么结婚戒指都带这个手指头上呢。呵呵,不错,有点意思。”

      李大哥嘿嘿一笑:“咱们一会再说,都没吃饭呢,来咱们边吃边聊。六子他娘,放桌子,咱们吃饭。”

      吃完饭已经是深夜了,五哥看了看外面的月亮:“刚子,走,陪我出去走走。我想好好看看这个地方。李大哥,你给我们留个门就行。”

      李大哥连忙说道:“走,这里我熟悉,我带你们转转。山里没什么东西,就是这景色还不错。你们城里可没有啊。呵呵,走。”

      我们三人一行走出院子,刚过村头,就见到前面一片深蓝色的火球在不停的飘荡,我用手一指:“五哥,什么东西。”

      五哥看了看前面:“切,你还警察呢,前面是乱葬岗,这里的人都不火化,时间长了,里面的头发和骨骼中的磷挥发,因为燃点低,遇见空气便产生了自燃。如果有空气流通,它还会跟着你走呢。”

      我笑了笑:“呵呵,我是问五哥什么东西,我没问前面是啥,靠,显着你了。刚才睡觉的时候,那么叫你也没反应,靠,吓的我腿都突突了。不报复你我就难受。”

      五哥一听这话,顿时对我拳脚相加,可是他有我快吗?我腾腾向前几步,等五哥追上来的是,猛的一个转身,抓住一个胳膊,向他后面一退,轻轻往下一按。五哥便被我压了下去。

      五哥忙到:“服了,服了,不闹了,不……刚子,你看看前面怎么有青气呢。你看看。”

      我抬头一看,可不是,那是哪里啊,回头一看,乱葬岗在身后呢。五哥站起身看了看天上的月亮,用树枝在地下画了画,又掐算了一下,迷茫的抬起头:“那个地方是哪啊,怎么阴气阳气掺和在一起了呢。怎么回事?

      李大哥仔细的向前看了看,皱着眉头说道:“那个好像是咱家。”

      “啥?你家?”五哥一听大惊:“大哥,你确定?”

      李大哥摇了摇头:“咱们往回走走看。”说完,我们三个人开始往回走,五哥一路不断的看着月亮,好像在算些什么东西,走了一会,李大哥点了点头:“你看,就是咱家,现在还亮灯呢。小刘师傅,怎么回事?”

      五哥望着月亮说道:“幸亏今晚是十五啊,要不然还真不知道怎么回事?别说我了,就是再大的手来了也看不出来。李大哥,你盖房子可真会找地方。”

      李大哥一听,连忙问道:“怎么回事啊,麻烦您给讲讲。”

      五哥指着天上的月亮说道:“今天晚上是十五,除了今天,任何一天都看不出来,你这个房子盖的地方叫‘青雾团阴穴’故名思义,就是到阴间团圆的意思。这个穴不好找,而且找到的话风水先生都告诉你不让在这里下葬。因为这个穴犯‘内呼’。”

      我一愣:“谁?唬谁?”

      五哥鄙视的看了我一眼:“所谓的内呼就是人死了以后专门找家里的人,有的家里,今天死人了,第三天,或者第七天就又有一个亲人死去,而且都是直系亲属。不过大多数的都是一年,最明显的就是死者的死亡时间和前一年死亡的时间在一天。最多不到第二天。大多数都发生横祸。也有因为生病而死的,但是都是内呼的范围。有呼三口的。四口的,还有全窝端的,最厉害的就是灭门,三年之内,能把这一辈人都呼走,包括堂兄堂弟。但不包括他们家人。犯内呼的大约有两种,一种是人死的时辰不好,很多风水先生都明白这个道理,而且能推算出呼的日子,便告诉家里人,如果家里人不相信,那么风水师傅便要背地里替家人烧替身,因为他知道不做,那就是害人。即使他们死了,难么罪孽也要算在他的头上。还有一种内呼,就是风水。这个地方不好找。如果谁要是安置在那里,三天到七天之内肯定要有家人死去,但是如果这个地方被活人盖上了房子。那么此地就变成外呼了,也就是专门呼在他们身上的人。”五哥说完看了看李大哥:“李大哥,不出意外的话,你们家房子下面就是埋了这么户人家。你的孩子留不住,也许就是这个原因。”

      本来此时月黑风高,听五哥说的又异常渗人,结果我们还要在这个房里睡觉,加上我刚才又做了一个那样的梦。我的妈呀,不能呼我吧。

      李大哥看了看家里的方向,蹲下身子使劲拍了一下脑袋:“唉,都怪我啊,都怪我,当年盖房子的地方也没找人看看,那个时候年轻,什么都不信,谁成想变成这样?小刘师傅,有什么办法吗?不行,俺就搬走吧。”

      五哥摇了摇头:“你不能走。你已经压在人家身上了,走就行了吗?还有房子呢,除非你把房子也拆了,再把人家的石碑立起来。把地方原原本本的还给人家,可是我问你,你知道底下压的是谁吗?”

      看见李大哥摇头。五哥也摇了摇头:“我也不知道啊。”

      我有点着急了,赶忙问道:”五哥,再没别的办法了吗?”

      五哥说:“有,那就是把它们的坟起出来,然后找个风水相对好点的地方重新埋葬。虽然没有石碑了,可是也比被压着强百倍吧。当然了,这个地方你是不能再住下去了。最好也马上搬走。”

      李大哥连忙点头:“成,成,那就麻烦小刘师傅了。麻烦你了。空房子咱们村里还又几个,我们能住。”

      五哥点了点头:“大哥,不是我骗你,最好今天搬走,今天是十五,阴气太大了,对大人孩子都不好。你要是方便的话就搬走吧,如果实在不方便也行,我把你家门上贴上符。过了今晚再说,咱们不知道也就拉倒了,知道的话就快点搬,你这样,咱们现在就去挖,要是能挖出来,咱们就搬,挖不出来就是我算错了。不搬更好,不过我劝你大哥,还是搬吧,你那房子别说占人家地方,就是不占地方,你的风水谁也不好啊,这么下去,大人孩子身体都不好,找个好房子,住着也舒坦不是,少了不少担心的事。你说呢。”

      李大哥连忙点了点头:“是,是,小刘师傅说的对,俺听你的,那样吧。咱们先回去挖,要是挖出来了,我就叫六子他娘去别人家里对付一夜,明天找房子咱们就搬家。要是没有,唉,不管有没有了,都不在这住了,走,咱们现在就回去。”

      说完,三人一行回到屋子当中……

      五哥来到屋里后,便让李大哥安排大嫂喝六子出去住。然后开始不住的四下打量。找了半天,五哥叹了口气:“唉,要是有罗盘就好了。”

      我笑道:“你快拉倒吧,就算有罗盘给你,你顶多也就是看看风水,你还能看处哪里埋死人了,靠,打死我都不信。”

      五哥鄙视的看了我一眼:“知道为什么叫罗盘吗?因为那是包罗万象的盘子。别说埋个死人,你要是会用,哪里刮风下雨你都知道。靠,我到现在还没学明白呢。别以为罗盘就是看地下的,白痴。”说完,拿处一张符,来到屋子外面,开始围着屋子转圈。

      当时给我乐的,为啥房子不大点,要是像体育馆那么大该多少,累你个你老不死的,叫你说我白痴。靠。

      也不知道五哥饶了多少圈,反正有二十分钟左右,五哥进屋摸了把汗:“还行,外面没有,看来就在屋子里卖弄了,我再试试。”

      说完,五哥席地而坐。双目微闭。我一愣,刚才不还转圈来着吗?怎么进来就不转了呢?难道外面和里面有区别吗?想到这里我忙问:“五哥,你咋不转圈了呢。”

      五哥慢慢睁开眼睛:“靠,你累驴呢?我都转迷糊了,歇一会。”

      “那你整的跟真事似的。靠。早知道你有这本事,我就找个豆腐坊给你送过去,天天转圈呗,还供吃供住的,一叫起来这动静……额啊……额啊……额啊……你放心,这动静练好了也有用,万一哪天王八咬手了,你一叫,它就松嘴了。”

      五哥站起身,看了看我:“你等一会的,等我有时间再收拾你。叫你埋汰我。”说完,拿起一张符,类似于打太极拳一般边舞边念:“天乙之神所在宫。大将宜居击对冲。假令值符居离位。天英坐取击天蓬.若见三奇在五阳。偏宜为客是高强。忽然逢着五阴位。又宜为主好裁详。灵符寻尸,走。”

      说完,五哥两跟手指夹着一张符,满屋子开转。当时念完后我还以为是符自己飞呢,没想到还是一顿转,符被五哥两手夹着在空中飘荡,我与李大哥站在旁边看着。说不出的诡异,唉,仔细想一想,深夜之时,一个人拿着符在你家里转悠,而且要挖处死人,谁不害怕啊,反正如果是我,肯定先是一顿大嘴巴子打出去,然后自己也搬出去住。妈的,太渗人了。

      突然,地下传处啦擦一声微响,在夜里显着异常清晰。正当我纳闷的时候,竟然看见五哥手里的符笔直的向下面指着。指着的地方,正是李大哥的厨房。

      五哥擦了下汗:“还好,幸好不是炕上。你要是真压人家身上了,当真是全窝端了。李大哥,你家有铁锹吗?准备一块红布。”

      李大哥连忙上外面拿过一把铁锹:“还是我来吧,刚才可把小刘师傅累坏了。我自己来就行。”

      五哥一笑:“别啊,要挖大家一起挖,刚子,再拿两把铁锹去吧。”

      我一笑抢过李大哥的铁锹:“大哥,你出去拿吧,我找不到地方,对了,有镐头吗?那玩意挖的比较快。你轮镐头,我俩挖,一会就完事。”

      李大哥把家伙拿进来后,往手心吐了口唾沫,搓了搓手,对着厨房中间开始刨。而我和五哥开始跟着挖。

      渐渐的,十分钟过去了,我停下来问五哥:“大哥,你整的准吗?别挖半天再啥也没有。”

      五哥边挖边说:“你废什么话,让你挖你就赶紧挖得了。靠,磨叽啥?”

      “不是我磨叽,咱们现在已经都挖了快一米了,啥也没有啊。”

      “才一米一就叫唤啊,那些倒斗(盗墓)的要挖几十米呢,人家都没说什么,靠,管那些干嘛。挖,别跟我废话。”

      我叹了口气。既然五哥说挖,那咱就挖吧。

      不知道过了多久,我们已经挖出了一个近三米的大坑,此时我们三人坐在坑里累的跟死狗似的,这个方法一般都是劳教人员用的。我怎么也跟着体验呢?

      我叹了口气:“五哥,究竟有没有啊。别累傻小子了。赶紧给个明白话吧。少跟我说什么心诚则灵,别给我逼急眼了削你。”

      李大哥连忙站起来:“别生气,兄弟,都是大哥的不是,大哥让你们受累了。来,抽跟烟,你们别吵吵啊。为了大哥的事情吵吵不值得。”

      五哥一笑:“大哥,别往心里去。我们习惯了,天天闹,再说了,他也不是没削过,靠,累死你个臭小子。”

      我站起来一指五哥:“你个老不死的,信不信现在我把你活埋了,我跟你……”

      “别动……”五哥一伸手,我一愣。没敢动。“刚子,你再往后点,再往后,再往后,李大哥,你从这挖。刚才我听到咔嚓一声。对,就这,挖。”

      果然,不到两分钟,就听到铁镐刨进木板的声音,大家连忙重新开始挖,渐渐的,一个尽两米的大棺材,这个棺材是用松木做的,看年头应有些年头了,现在想要这样的棺材可太难了。我底下身子蹲在旁边敲了敲——邦!邦!邦!邦!

      突然,就听棺材里面传来了敲击声邦!邦!邦!邦!

      啊~~~~~~

      啊,我和李大哥腾下的蹦了起来。此时头皮发麻,但是身体却是异常轻盈。我低头看着棺材,月光此时正好照了进来,照到了这间屋子厨房里的棺材上。

      “有人,有人,这里面有人。谁拽我?”我大喊一声,李大哥连忙说道:“兄弟,别怕,别怕。是小刘师傅在敲呢。”说完,我一回头,正碰上五哥笑嘻嘻的看着我。

      我要揍他,我要抽他,我要踹他,我要强奸他,强奸完我要杀了他,杀了他我还强奸他,强奸完我救过他,我还杀他,我靠,我要疯了:“你个老不死的。我把你塞棺材里去。”说完,就要上前。

      五哥笑着摆手:“别闹,别闹,我错了,我错了,别打我。我受不了,哈哈,哈哈,我、我错了,你看、你看我认罪态度多好,你、你就放了我吧。”

      “我放了你,我放了拉登我也不能放了你,老不死的,我叫你笑我……”几步走到五哥面前,一把拽住五哥的衣领……

      “呵呵,真好玩……呵呵……”

      什么声音?

      “刚子,别闹,有东西。”说完,五哥对着空中打出一个手印:“三霄洞内妙中玄,两条金龙颠倒颠,亡魂挡路赦印破,一道紫光显真颜!破!”话音刚落,五哥两手往前一推。

      渐渐的,只见在这个坑中出现了一个人,它离我们不远,都在一个坑中,我直直的看着出现的人,难道真的这么巧吗?居然是我梦中的那个老头!

      此时老头阴冷的看着我们,而我们也跟他对峙着。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。彼此都没有说话……

      “呵呵,真好玩……呵呵,真好玩……”话音刚落,从老头的身后出现了一个小女孩,穿着一身红,扎着两个小辫子,我们在窝棚中,在李大哥家的炕上,在我的梦中出现的那个小女孩。

      我慢慢的像五哥身后躲去,很有义气的还带上了李大哥,这个时候,也只有五哥能说上话了,我们都没戏。只见五哥笑了笑:“没想到吧,居然还有人给你们挪坟。呵呵。”

      对面的老头点了点头,将小女孩抱进怀里,摸着她,良久不语,而小女孩也好似很懂事一般的坐在老头的怀里,抬头看着他。

      五哥叹了口气:“知道你们受苦了。这不,我朋友打算搬家,临走的时候想帮你们把家也换个地方,这么多年了,虽然大家不见面,但毕竟也是邻居,以往又什么对不住的地方您老就担待一下,唉,谁都不容易,他们家已经死了两个孩子了。我们打算给你换个住处,您觉得怎么样?”

      老头点了点头没有说话,抱着女孩子笑了笑,显出了慈祥的一面,这个时候,只见小女孩点了点头,对五哥说道:“我爷爷不会说话。他说好。还让我谢谢你们。叔叔,谢谢你们。”

      我躲在五哥的身后想了想。哦,原来这老头是个哑巴啊。呵呵,那在梦里他怎么还会说话呢?不对啊,就是哑巴了,变鬼也会说话吧。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,五哥笑了笑:“没事。没事,这是我们应该做的。小姑娘。你年纪这么小怎么、嗯……怎么也死了呢?”

      小姑娘摇了摇头:“我也不知道,有天夜里我在睡觉。后来就听到大喊的声音就醒了,当时爷爷抱着我站在门口看着他们救火,后来他们抬出两个人,我才知道那是我和爷爷。别的我就不知道了。我问过爷爷,爷爷摇头,也说不知道。”

      五哥点了点头,坐在地上闭着眼睛不说话,而对面的老头却是笑盈盈的看着五哥,不住的点头,难道五哥会哑语?而且还是鬼哑语?这算不算一门外语呢?

      过了一会,五哥站起身来笑道:“你叫肉肉对不对?”

      小女孩子看了五哥一眼,惊讶的问道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      五哥笑了笑:“是你爷爷告诉我的呀,呵呵,你爷爷说你小时候很胖的,浑身胖嘟嘟的全是肉。肉肉啊,告诉叔叔,你想要个什么样子的家呢?叔叔帮你找一个。”

      肉肉想了想:“我跟爷爷在一起。”

      五哥点了点头:“行,那你还要什么样的呢?”

      肉肉低头想了想:“我什么都不要了,只要跟爷爷在一起就行,爷爷说了,到了晚上,或者是没有太阳的时候都让我出去玩,不过等我出去的时候,都没有小朋友了,这家就有一个小男孩,平时我就和他玩,你们要是搬走了,我就没有地方玩了,前几年他们家的孩子死了以后都没有棺材扔出去了,被太阳杀了,叔叔,你能不能帮我找个有小朋友的地方?最好还有水的地方,爷爷喜欢水,爷爷喜欢吃鱼,还有,爷爷喜欢写字,喜欢画画。爷爷还喜欢喝茶,还喜欢……”小女孩停下来胆怯的看着五哥:“叔叔,我是不是要的太多了,那我不要小朋友了,我、我也不让爷爷教我画画了,你就给我们点茶叶吧,爷爷爱喝……”

      听完小女孩的话,我鼻子忍不住发酸。多懂事的孩子啊。

      五哥也有些哽咽,点头说道:“不多,不多,你要的不多,叔叔能满足你。好孩子,叔叔都能满足你。你等着,叔叔给你搬家以后,一定都烧给你。”

      李大哥忙到:“不多,不多,你要的这些家里都有,都有,明天就给你。”

      小女孩高兴的抱着爷爷:“爷爷,爷爷,肉肉有画笔了,爷爷能教肉肉画画了。”

      老头摸着肉肉点了点头,有对着五哥点了点头,五哥笑道:“你们进去吧,明天我们就给你们找个新家。对了,棺材太重了,能不能搭把手?”

      看见老头点头,五哥让我们都爬出坑外,只见老头一个人跳下坑里,一个人慢慢的将棺材举了起来,而且,竟然一步步走了上来。

      放好棺材,看着他们离去,五哥叹了口气:“今天就到这里吧,天也快亮了,走,咱们去给他们找个好点的地方。”

      踏着清晨的朝露,我们慢慢的向大山里走去。

      一路上,看着太阳高高升起,看着鸟儿早早的出门觅食,看着草尖上的露珠晶莹欲滴,闻着山中清新的空气,好像把肺都洗了一遍。走着走着,我看五哥始终不说话,我问道:“五哥,怎么了?”

      “我在想那个女孩,叫肉肉的那个女孩。”

      “哦,她怎么了?对了,你跟那个老头都聊什么了。”

      五哥叹了口气:“他爷爷告诉我,肉肉的父亲是一个豪赌成性的人,本来家境挺好的。可惜居然迷上了赌博,后来肉肉生病了,医生说要不少钱。而此时她父亲为了赌钱已经把能借到钱的地方都借了,实在是借不到了。眼看着肉肉一天不如一天。全家都跟着上火,有一次肉肉疼的晕倒了,他刚好出去买东西,肉肉的父亲一狠心就将房子烧了,做成火灾的假象。而此时她爷爷刚好回来。看见大火已经着起来了,看见他父亲手上握着家里仅有的三百块钱,老人家明白了怎么回事,上前打了他一巴掌后,便跟着钻进了火里。火太大了,都没出来。”

      等肉肉醒的时候,看见的都是乡亲帮忙,而他父亲还假仁假义的在边上嗷嗷大哭。后来他们被埋在了这里,由于风水不好,必须要等住在这里的人都死了以后才能投胎,所以才到了现在。唉,他爷爷到了现在也不想让肉肉恨她父亲,还骗他说他父亲已经到外地去了,等忙完了会找到这里看他们的,而肉肉也在一天天盼着。肉肉有时候睡觉都在喊着爸爸的名字,老头在边上不住的擦眼泪。那是他自己的儿子,如今变成这样,他也痛心啊。看着肉肉在梦里哭着喊爸爸。老头的心都要碎了。我和老头唠嗑,老头还表现出高兴的样子。老头说,等搬了家,过段日子就带肉肉去投胎,到时候骗她喝下孟婆汤,也算是不枉他们祖孙一场了。唉,真是用心良苦啊。我都不敢想老头骗她喝汤的样子。那、那是让自己心爱的孙女永远的忘记自己呀……呜……谁受的了啊。”

      我长长叹了口气,摸了下眼泪。唉,多好的孩子啊,为什么爹妈就这么没正事呢?难道自己的女儿都唤醒不了沉迷赌博的父亲吗?难道父亲就任由自己的儿子这么赌下去吗?唉,天下的父母啊……

      “对了,五哥,他儿子呢?”我边走边问。

      五哥一笑:“老头死的第七天,他儿子就死了。也算是报应了。”

      “他母亲呢?”

      五哥摇了摇头:“我也不知道,老头没说。”说完,叹了口气:“人啊,千万别被一种东西给迷住,不管是什么,不管是好是坏,凡事都要有个度,即使好事,沉迷下去也会害人害己的,赚钱是好事,越多越好,可是有多少人为了钱走了下坡路,又有多少女人为了钱背叛丈夫,有多少男人为了钱脱离了自己。钱少的时候懂的珍惜,等钱多了那天,湖北一个工厂,上海一个工厂,做大了,全国都有分厂。每天坐在飞机上来回的飞,真不知道是你控制了钱,还是钱控制了你呀……”

      五哥的一番话,让我思量很久,是啊,凡事都要有个度,过了这个度便是不好。即使你爱一个人,爱成了痴,爱到了骨头里。拿到手里怕掉下,放到嘴里怕化了,处处的呵护她,处处的保护她,处处的看护他,处处的提醒她,就算她最后不背叛你,也会因你的无休止的‘爱’而离你而去的。

      “刚子,这个地方怎么样?”五哥将我的思绪拽了回来。

      “嗯,我不知道,你看着好就好。不过这个地方挺宽敞的,呵呵,山下还又一条小河呢。这就是所谓的背靠青山脚蹬川吧。呵呵。”

      五哥笑了笑:“这个地方不错,虽然不是什么好穴,却是个好住处。人不要求什么好穴,地球在运动,星辰在转移,好穴是可遇不可求的。费了好大的心机得来的,未必有那福分消受啊。这个地方不错了。”五哥说完,从兜里拿出一百块钱递给李大哥:“大哥,麻烦你出去买点茶叶,买点酒,再买条鱼,咱们好好孝敬孝敬老爷子吧。”

      我也拿出一百块钱:“大哥,给肉肉买些画笔,多买点,挑颜色好看的买,再买点纸。零食,去花圈店问问会不会做漂亮的衣服,买本杂志让他们做,钱不够咱们再拿。整个十件八件的。”

      李大哥忙道:“俺怎么能要你的钱,虽然俺们不富裕。俺这钱还是有的。”

      我说道:“大哥,这事咱们现在都知道了,这些就是我们兄弟的一点心意吧。麻烦你帮着跑个腿,不用了,你和五哥在家吧。我开车去买。五哥,你没事吧。”

      五哥点了点头:“行,刚子去买吧,我和大哥给他们搬家。大哥,你让嫂子赶紧找房子吧。咱们今天都开始搬。刚子,你下山去买东西吧。快去快回。”

      告别了五哥,我走下山,回头看了一眼放在屋子中间的棺材,插入钥匙,进城!

      忙活了一天,回来后已经是下午快黑天了。见到李大哥憨厚的笑脸,感觉一切的努力都没有白费,六子见到自己的新家高兴的满屋子乱跑,弄的大嫂满屋子追他。最后还是我用糖把他吸引过来。五哥告诉我,肉肉它们已经搬完了,他们对那里很满意。我听到也很高兴,大嫂心情好了不少。听说以后养什么都不会再死了,一狠心,在仅剩两只鸡中又挑出比较肥的一只炖上,我从车上拿出两条大鲤鱼,让大嫂做好了,一条自己吃,一条留着孝敬老爷子。

      这顿吃的,沟满壕平,我们三个人收拾完了以后,便大包小裹的上山。

      来到坟前,我蹲下身子笑道:“老爷子,给,这鱼不小吧,呵呵,多吃点。来,还有酒呢,多喝点。我们也没什么孝敬你的。也不会买什么,听肉肉说你喜欢吃鱼就买鱼了,对了,我这还有猪头肉呢,呵呵,您多吃点。肉肉,呵呵,你看叔叔给你买什么了,对,画笔,喜欢吗?你看,这是红色的,这是黄色的,这是蓝色的,还有灰色的,橙色的,黑色的,好多好多呢,商店的阿姨说这个是颜色最多的画笔了,哦,对咯,这还有纸呢。你要是想爸爸了,你就让爷爷教你画,想谁你就画谁吧,多画,纸咱们有的是,叔叔给你买了足足一百个画本呢,你、你别闲着。你多画点。没事就多画画这里的花草,你看,这花多漂亮啊,来,叔叔给你摘下来放跟前。没事自己拿着玩。呵呵。叔叔眼睛有点难受。肉肉啊,你要把所有美好的事物都记下来,用画笔记下来,用心记下来。知道吗?”

      慢慢的,我听到了身后的哭泣声,我转身看见肉肉被爷爷抱在怀里看着我,点了点头:“谢谢叔叔,肉肉知道了,肉肉会画的。谢谢叔叔。”

      我笑了笑,想起她的遭遇,想起他父亲那么对她,然而她却依然在梦中喊着爸爸。想起她说爷爷喜欢好多好多东西。想着她要喝下孟婆汤,忘记世界一切的事情,想着想着,不由眼泪掉了下来。

      “叔叔,你怎么哭了?是不是肉肉要的太多了。?”

      “呵呵,不多,不多,叔叔眼睛进沙子了。肉肉要的不多,真不多。来,肉肉,看看,叔叔还给你做衣服了呢,查查几件,九件衣服呢,好看吗?”

      肉肉狠狠地点头:“好看,好看,叔叔真好,谢谢叔叔。”

      五哥拍了我一下。“兄弟,别难受,这样不好。”说完,对这肉肉笑道:“来,叔叔现在就给你烧,你穿上看看。”说完,点着了火将衣服放进了火堆之中。

      ………

      “叔叔,你们看我好看吗?嘻嘻,好看呀,我看着也好看。爷爷,我好看吗?”肉肉穿上新衣服不住的在地下跳来跳去。歪头想了想问五哥:“叔叔,我还能找小弟弟玩吗?爷爷不让我去了,说是对小弟弟身体不好。”

    乱葬岗中的笑声

      五哥笑了笑:“没事,能去。去吧。小弟弟也愿意跟你玩。”说完,拿出一张符递给李大哥:“大哥,把这个给孩子戴上,等过段时间……”

      “咳……咳……”我连忙提示五哥,千万别把她要投胎的事情说出来。

      五哥连忙改口:“等过段时间这孩子大了,身体也就好了。也就看不见了。”

      李大哥接过后点了点头。

      五哥笑了笑:“肉肉,你出去玩吧,我跟你爷爷说点事情。”

      看见肉肉高兴的往山下跑去,五哥拿出两串佛珠埋到土里,埋完后对老头说道:“老爷子,我把这个佛珠埋到这里,这样能消除你们身上的戾气。投胎能快点。等投胎的时候,你们一人一串,希望佛珠保佑你们都能投生到一个好的人家吧。唉,我们能做的也就这些了。做不到的,您别见怪啊。”

      老头激动的点了点头,看样子很是激动。五哥叹了口气,看了看天色:“天也不早了,我们也该走了。老爷子,好好的活,凡事想开点,想喝酒了,就告诉李大哥多给送点。呵呵,没事。毕竟这么多年的邻居了。大哥,这爷孙俩就靠你照顾了。”

      李大哥拍了拍胸口:“兄弟你们放心吧,咱们这酒肉都有,想吃就来。呵呵,不过你们再待几天呗,忙活玩了就走,俺心里过意不去。”

      五哥笑着摇了摇头:“有缘分咱们再见。呵呵,老爷子,我们先下山了。”说完,跟老爷挥了挥手,我们三人转身下山。

      告别了李大哥全家,我和五哥座在车上。插好钥匙,我问道:“怎么走,是回家啊,还是出去玩?”

      “走,上五台山,我师傅也不知道让我去干什么?反正也没事。去看看。对了,刚子,我怎么发现你怎么多愁善感了呢,这可不是当警察的性格啊。”

      我笑了笑:“都他妈跟你混的,谁说警察不能多愁善感啊。世间万物有情。何况我一个凡人呢,五哥,说实话,跟着你,我学到不少东西,。真的,对人,对事,对这个世界,我渐渐的有了感悟。我知道我不是什么圣人,但是作为凡人,我要好好孝敬我的父母,好好对待杉杉,好好工作,好好的做事。五哥,是你教会了我这些。谢谢你!”

      五哥笑了笑:“你喝多了吧。这么肉麻。兄弟之间有什么好谢谢的,我跟着你也学到了不少,你身上有股子坚韧不拔的韧劲。对事都有明确的规则,不会让别的诱惑打破你的道德底线,你虽然好色,但却是精神上的快意,这点我很佩服你。真的。其实我最欣赏你的,就是你的性格。敢做敢当,想什么做什么。你也很正直,本身……”

      “行了,行了,别夸我了,牙都倒了,两个大老爷们,黑灯瞎火的在车里互相夸奖啥,也没人听,都半个小时了,一步都没走出去呢。靠,李大哥家都关灯了。走吧。”

      五哥笑了笑:“走吧,再吹吹没边了。哎?刚子,你看!”

      我透过倒车镜,看见肉肉被爷爷抱在怀里,站在不远的地方看着我们。看见肉肉,鼻子又些发酸,连忙启动车,按了几下喇叭,在肉肉的挥手中上路……

      车走了很远,五哥座在车上笑道:“刚子,怎么不说话,别太难受了,有什么事说出来就好了,人啊,毕竟不是佛,发泄也是一种办法。”

      一个刹车的声音,我把车停到路边。五哥一愣:“停车干什么?”

      我撸起袖子,对着五哥呲牙:“老不死的,我刚想起来,我真得发泄发泄,你他妈敲棺材玩我,小爷今天不玩死你,我就不是刚子。”

      黑夜中……

      一辆轿车停在路边不住的晃动,里面不时传来五哥另类的呻吟。

      “刚哥刚哥我错了,我真错了、呜呜别打了,别哈哈,哈哈哈,你别咯吱我啊,哈哈,我服了,真服了,你是我哥,你是我亲哥啊!别脱我裤子啊!啊别!我这张臭嘴啊……”